盘锦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病灶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5:18 编辑:笔名

小杰这样说,谁都没有想到!

其实,在这样偌大一个钢厂里,小杰并不算什么人物和角色。但如今,在这里,在轧制线上,他却已然是台柱。

过去,轧钢,不是没有标准,但无须那样严格。只要原料来了,加热,上轧机,尽管是一顿狂轧。钢,到了后面,即便是短了,长了,还是弯了。不管这些,一顿锯、切,成材。行情看涨,同样可以卖个好价钱。

琥子来了。这,当然不行!

现在,受经济增速放缓和钢铁行业长期产能过剩的影响,钢材市场形势极其严峻,钢铁行业面临经营困境,钢厂减员。好多懂标准,有技术的老师傅都退了。留下的这些人,小杰能掐会算,算是留下这批最好的了。目前国内钢铁行业大部分产品价格已低于生产成本,并始终保持低位运行的态势,年底大关将是许多钢厂的生存考验。

控制!培养!琥子想:还得培养新人……

小曾,小杰的徒弟,刚刚从经警护卫大队转岗下来。10天前,他才分到这里。厂里安排,说是说要跟小杰学徒,学轧钢。真实情况,琥子就是想直接培养台柱。只是想?不是梦!兴许,这新人上来,也许会……

“好!小曾,你就跟小杰学学轧钢吧!他可是这拿钱最多的人嘞!”

“好!”琥子这样安排,小曾也显露出十分满意。

“龙哥,我晓得你在这个班,也跟厂里要求,分到这里。”读书时,小曾就与龙哥的情形不相上下。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彼此学东西最快。

龙哥,也姓曾,不是小曾的亲哥,只是小曾的发小、同窗。

头两天,小曾真行,不管是就地,还是热锯,一看便知,一学就会,并且立马就可以上岗独立操作。至于定尺、规格、移锯、标准等等,小杰还在一点点的教他。

“龙哥嘞?”问。

“没来。”答。

“没听他说有事,请假?”再问。

“他,随时可以补!”

那天,芝芝在讲:“小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接着,她还说:“小杰啊,你徒弟(小曾)真的聪明,这样的速度,不要多久,就可以接位了……!”

或许,是说者无心。或许,是听者有意。虽然小杰没有吱声,可道理明白:厂里安排,不教不行。真正培养一个小曾,那只是开端。

“小杰,你徒弟呢?”

“没来!”

“什么事?”

“不知道”

人吗!真快。

小曾没来。轧钢?就是砸缸!

谁会料到,中国的语言艺术就是这么博大、精深。你说轧钢就轧钢!居然被曲解。砸缸!不会吧?只不过,是汉语的谐音。就几天,小曾不算零星的请假,后来那一连5天,他说,家里有事,没来上班。怪不得小杰在讲,他徒弟刚来几天,就超过了龙哥。

没有按照钢厂的制度办理手续,那就是旷工。

“小曾没来……”

“哦!”琥子,不是在梦里,是在鼓里。

只有短短的几天,小杰的徒弟小曾,就成为他过去的徒弟。

下岗!走人。

小曾就像一个婴儿,刚刚离开妈妈(经警队),刚刚学步(学徒),的确还没有长大,就客死在了摇篮里。

我不是医生!

谁知道,……请假,居然算瘟疫,也会传染,也会“死人”。

共 11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钢铁企业限产减员,内部竞争也非常激烈国家要发展,企业要生存,职工要生活,这些矛盾怎么解决,的确是大事情,但它可以促进新型经济的发展以及科技的进步。适应改革,掌握新技能是职员必须学会的本领。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4-11 16:15:20 问好,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4-11 18: 2:28 谢谢老大长期以来对吾作品的清赏!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主治医生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