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百六十章 羽新对宇森

发布时间:2019-10-09 07:12:13 编辑:笔名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百六十章 羽新对宇森

贾羽新眼看陆宇森死气沉沉的低下了头,沉默了下去,大气都良久没吭一声,不禁呵然冷笑,煞气袭人道:“呵呵呵……你默认了吗?怎么不说话了?看来你也接受了贾某人的话,认清现实了吧?这也难怪,郭星的虚伪面纱早该戳破了,醒悟过来把。你喜欢的女人,已经被郭星霸占了,你没有理由再效忠于这样的家伙。”

“对……”陡然开口间,陆宇森的身上爆出了一连串的灵光妖气,他微微泛动嘴角,面色却煞是冷峻,一笑间气场陡升,“我是该醒悟了……但不会如你所愿的……”

“哦?有意思,那么你确信自己要怎么做呢?”贾羽新笑道。

陆宇森猛然抬头,两眼瞬时暴射出震撼人心的精芒,他每一言每一句都无比严正:“我不管你是谁,这些话既是出自你口,就没有任何可信度了。我不会受你的蛊惑,你也休想忽悠得了我!我不会陷入你的圈套,绝对不会!我跟大哥之间有什么,都轮不到作为敌人你们来说三道四!你听着……你动摇不了我的意志,你失败了,你的妄言欺骗不了我的灵魂。心知肚明的事,用不着你来说,但我觉不可能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不可能相信你,哪怕你说的是对的,我也不会相信……我不会中你的诡计,永远不会……”

“你就这么有自信?”贾羽新冷然相视,“不信我言,你死路一条,你别无选择了。”

“真的是那样吗?”陆宇森回敬以冷笑相讥,“我不相信你,这也需要理由?这就是我的选择,我不会受你摆布,你也不用问我为什么。”

贾羽新仍然不死心的讥讽道:“摆布你的人,是郭星!”

“你给我住口!”断喝一声后,陆宇森再度目光深邃着,正对着贾羽新,一言一句,斩钉截铁的开口道,“我相信……没有为什么,因为他叫郭星……没错,他是郭星,是我此生唯一佩服的人,我的大哥……请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水仙归水仙,战争归战争。也许你说得对,我跟郭星真的是情敌,然而我现在却只知道,消灭魔族,才是我们首要的使命啊!”

“是这样吗?”贾羽新的神情依旧波澜不惊,“那么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你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却没有半个兵哪怕是象征性的来接应你呢?你可别忘了,等在这里的应该的援军,而不是我们的亡灵军团啊。”

“这个谁知道呢?也许你在那之前就洞得了先机,成功阻截了援兵吧?”陆宇森无奈的耸耸肩,“好了,事已至此,我是中了你们的套,钻进了你们的口袋,不过很遗憾,你们就抓到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用吧?人类公会的主力大军,至今还完好无损呢。”

“你要是这么认为也没办法。”贾羽新说着便彻底阴沉了下来,当然,他原本就存在于黑暗的光环之下,而转瞬间,黑暗的力量仿佛倍增,其音色也突变张狂,“原本你可以存活下来的,只要你听任我的话就可以,但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贾某人只好送你下地狱了……”

陆宇森面无惧色,贾羽新的杀意显然货真价实。黑幕之下,其面倍显得狰狞,而陆宇森只能硬着头皮相对。要陆宇森背叛兄弟,动摇自己的原则,出卖战友,那是绝无可能的,当前最重要的是想着怎么逃出生天,击败魔族,而不是忙着与郭星他们勾心斗角。援兵之事,他回去之后自然会跟郭星问个明白,但他绝对不能在这里中了贾羽新的计,被忽悠得失了心神而令对手奸计得逞。而此刻,前后的亡灵之兵都通通围拢了上来,气势汹汹,煞气骇人。

“完杀之箭!”贾羽新顿时恶狠狠的怪吼了一声,一束漆黑色的细长光箭顺着他的袖子凭空而起,顺着阴煞的狂风,径直朝陆宇森射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陆宇森快速向后一遁,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化蛇离去,就感到脚边一股阴飕飕的刻骨之痛如海潮般席卷了过来。那黑色的利箭紧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悄然逼近,而陆宇森仅仅往后一倒,腿部传来的疼痛便赫然刻骨铭心!

那一刻,陆宇森的记忆翻江覆浪,气血随之腾乱。那份痛楚,揭穿了好不容易才尘封起来的旧伤疤,那种感觉像极了过去被魔物啃咬的那份剧痛。他大脑一凛,转瞬提起心眼,向后继续急退之时,自然得下意识的发动他那“不死青蛇”的再生能力来修补伤口了。

他的腿部被黑色的利箭深深的穿透了进去,渗人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不住的缠裹着黑色雾气,一股股的向外或流淌,或飞洒。然而当陆宇森准备启动那份修复身体的能力之时,才发现他的精神之海根本不听他的使唤,任何一丝半毫的能量流都无法涌入伤口之处,任何连催动都催动不起来。那原本应该自动愈合的伤口,如今却光顾着流血不停。

陆宇森顿时惊骇万分,他的心“咯噔”一声,几乎都快跳了出来

。这和当时被魔物咬伤时的情景段子几乎一模一样啊!他总觉得自己完全被对方给摸透了,贾羽新真是胸有成竹,还是特地寻到了克制他“不死青蛇”的妙法?总之,对方真的是对他知根知底了。

伤口虽无法复原,但所幸也不会在黑暗的腐烂,那支黑色光箭迅速在伤口处消失,也没有剧毒在伤口附近蔓延。但这样的痛楚,却远远比不上陆宇森内心的震惊惶恐。那份震荡与惊骇,大幅度超过了预期,陆宇森心之震动,只有他自己明了。假若他再这么下去,根本逃不掉,也再难寻到一线生机,这并非他不认真,只是他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没有退路了吗……”眼望着森然的伤口,陆宇森不免泛起苦笑。没时间给他惊讶了,贾羽新这一发光箭仅仅是小试牛刀,等待他的会是何等折磨,他想也不敢想。

“哼哼……怎么?很吃惊吗?”后面的亡灵军队一拥而上,将他的退路彻底堵死,而贾羽新面带冷笑的直视着他,黑幕中面孔森然,“现在要投降,也许还来得及。说真的,贾某人倒是挺欣赏你的,你的能力很出众,日后前途无量,不妨就归顺了贾某人,可好?”

“痴心妄想……”伤口不住的滴血,陆宇森牙关紧咬,汗流掩饰不住,但心志向却表现得尤为坚定,“我就是被你们杀死在这里,也绝不会投降你们的……你们不可能撼动我的心,不是因为别的,仅仅只是……我不可以背叛大哥……绝对不可以……”

“还在执迷不悟?”贾羽新呵然冷笑,“你被郭星忽悠到死又能怎么样?对于人类而言,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你死了也和亡灵一样,只能成为任人摆布的傀儡。身为人类,却当着郭星的傀儡,你们都是笨死的吗?”

“抱歉,我还没死呢。”陆宇森微苦直笑,“多说无益,你不论用何种言辞,都不可能说服我,因为你的话根本没有进入我的耳中。不会背叛兄弟,是我的原则,你无法改变,除非你们真的能击倒我,只是现在,胜负还没有分明呢。”

“是吗?那就再来一发好了。”贾羽新冷笑着再度轻抬衣袖,一缕黑雾骤然喷薄,径直贴地来袭,而陆宇森这次学乖了,他拖着伤腿,迅速一跃而起,身形瞬化蛇形之光,飞遁冲天,纵使这一跃,还有鲜血顺着伤口漫天挥洒,但却在飞天的那一刻避过一时的锋芒。

漆黑之箭如影随形,瞬息已至,就像自带着定位追踪系统一样,黑气竟然贴着地面上的石笋扶摇直上,陆宇森根本无法闪避。如果他再被这黑色光箭击中,那就势必会穿入要害,命在旦夕了。情急之下,他瞬移出一段距离,眼见逃不出黑暗的包围圈,也躲不过光箭的追杀,他往侧里迂回,想要移动出这片范围,怎奈无论他怎么移动,哪怕是超光速也无用,因为此刻的他不知为何,竟是像在走迷宫似的,处处碰壁,且在绕了一圈后,总会受到谜一样的黑暗力量的影响而折转,身形被吸回了原点,到最后也只能在原地打转,恍若“鬼打墙”。

贾羽新一副志在必得之状,显然陆宇森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的“帷幕之咒”已经蔓延了出来,陆宇森既为他的“帷幕”所笼罩,除非以魔力强行挣脱,否则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被困死在帷幕之下,成为他的掌中万物,陷于黑暗的绝地。陆宇森已遭束缚,不得脱身,受困于帷幕,在黑暗中做着循环往复的无用功,他无法挣脱这层绝对的束缚,受到无法复原的伤势影响,陆宇森已经无法百分百集中精神力来冲出这层无形“帷幕”,他逃脱不出帷幕的范围已成定势,而漆黑的光箭还在绕着圈追杀着他。

情急之中,无可奈何,陆宇森只能硬着头皮回转身去,拼死拼活的幻化光蛇流迎击而上,就在光与暗冲突,齐齐轰鸣炸开之后,陆宇森的身形也陡然顿定于半空。

血液仍不止飞溅,陆宇森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般身心俱碎似的双重虚脱感了,那份无力,令他停下了快进的动作。眼看贾羽新未出半成之力,却已将自己手到擒来,等待他的,就真的只有绝望这一条道路了吗?这样的结局,他断不能接受,只是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又会是什么,他还力量去挣脱这样明摆着要自己钻进去的层层束缚吗?

陆宇森是不甘认命的,他断不会放弃,也绝不容他人主宰自己的命运。他没来由的坚信着,郭星绝不会害他,然而如今的自己也不敢再那么确信了,如果他身殒于此,那这个问题就不会存在答案,但是陆宇森真的甘心那“心病”一般的问题得不到解答就在此倒下呢?他命由己不由人,他必须亲自确认方可全信,根本没必要在这边听信他人的胡言乱语。

将杂念抛之脑后,陆宇森当前应该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存活下来,并活着冲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也许还方便,能够活动得开,但孤立无援的情况之下,陷入了这般宛如死境的地步,他却始料未及。上一次感到这般虚弱,还是在对战法尼尔魔王的时候……

吉林治白癜风最权威的医院
广东好的治疗宫颈炎医院
吉林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江苏男性科医院前列腺炎
潍坊治牛皮癣的正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