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周稀银校长阅兵变味军训下的一只怪蛋

发布时间:2019-11-30 08:05:08 编辑:笔名

周稀银:校长阅兵,变味军训“下”的一只怪蛋

9月19日,安徽新华学院2014级的新生出演了一个“大场面”。作为新生军训汇报表演,6000多名全体新生齐聚体育场,列成方阵接受领导“阅兵”。阅兵仪式正式开始后,安徽新华学院院长石秀和登上阅兵车,对整装待发的新生们进行了检阅。当时“同学们好!”“首长好!”“同学们辛苦了!”“为新华争光!”的口号回荡在体育场上空。

一个民办高校,居然也搞起了“阅兵式”,此举虽很雷人,但却并不惊人,因为此前类似学校“阅兵式”早有“榜样”。而与之“配套”的是,“称霸”的站军姿、齐步走和队列训练,无疑为“变味”学生军训的最好写照。当教官与师生冲突接连发生时,当应有的国防教育成果最终演变成校长们的“过把首长瘾”时,不得不引发我们对于学生军训这一制度执行中种种“变味”现象的思考,进而探讨学生军训是否该纠偏的重要议题。

中小学生、大学生军训的依据来自于2001年4月28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教育法》,虽然从队形排列为基础,但训练内务整理和紧急疏散、地震应急疏散等日常能力以及开展国防知识讲座等,也是学生军训的重要内容。

但在实际运作中,学生军训实际早就变了味。军训仅仅成了军事训练的“体能大战”,甚至就是单纯地以队列训练取代整个军训活动。学生军训本应由学校负责军事训练的机构或军事教员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实施,军事机关只是协助学校组织军事训练,但最终往往成了军事机关主导学生的军训全过程,甚至有的教官只为向学校“阅兵式”献礼让校方满意而组织学生训练。

更为“吊诡”的是,学校方面往往将军训作为强化学生入校纪律意识的手段,忽视国防教育的本义,最终将学生军训演化成“训导学生守规矩”的工具,乃至成为接受学校“阅兵式”上的一个个“临聘演员”。

所以,我们诚然要对高校也搞“阅兵”提出质疑,但应该看到这是长期以来“变味”军训“下”的一只怪蛋,变味的学生军训不变脸,那学校即使不搞阅兵式,也会变着花样搞出其他的怪事来,即变味军训得不到纠正,那校长阅兵之类的怪事便不会消失。□周稀银

历史
饮食
民生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