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文缘】幽幽的丁香(微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5:07 编辑:笔名
摘要:生活在贫困家庭的小学生聂胜文,在放学归家的路上,突然瘫倒,疼痛难忍,被同学背回。几天之后,母亲叶香儿背着他到了城市的医院,但是医院需要交纳的押金,迫使他们母子找到退休在家的老医生丁若济。人情薄如纸,面对富亲戚的冷漠,她们经历与丁医生的欠帐还帐,收购丁香花叶过程。一个月后,治好了聂胜文的病。治好腿病的几天后,得知丁医生突然离去的消息,母子俩身着孝服前去吊唁,从丁医生的子女处得知丁医生身患癌症,在看到她们母子的困难后,用真情关心着孩子,得知真情后,母子俩把一袋子凉干的丁香叶撒向了新堆起的坟茔。 故事梗概:
生活在贫困家庭的小学生聂胜文,在放学归家的路上,突然瘫倒,疼痛难忍,被同学背回。几天之后,母亲叶香儿背着他到了城市的医院,但是医院需要交纳的押金,迫使他们母子找到退休在家的老医生丁若济。人情薄如纸,面对富亲戚的冷漠,她们经历与丁医生的欠帐还帐,收购丁香花叶过程。一个月后,治好了聂胜文的病。治好腿病的几天后,得知丁医生突然离去的消息,母子俩身着孝服前去吊唁,从丁医生的子女处得知丁医生身患癌症,在看到她们母子的困难后,用真情关心着孩子,得知真情后,母子俩把一袋子凉干的丁香叶撒向了新堆起的坟茔。
多年后,丁医生的坟茔上长满了洁白的丁香树,一位青年瘸腿来到这里,他深深地叩拜着,然后把一本书一张张撕开,撒向天空。
书的封面上,丁医生用微笑面对着黄昏的世界。书名:《幽幽的丁香》

剧中主要人物:
聂胜文,男,10岁左右,四年级学生,感情敏感,爱憎分明。
叶香儿,聂胜文的母亲, 2岁左右,农村妇女。
丁若济:主治医生,70岁左右,退休在家治病。
小月,聂胜文的女同学,邻居。
小月妈: 2岁左右,性格热情,爱助人。但性格直爽

本剧主题:人与人应该拥有更多的关爱。因为,关爱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天堂。

1、农村小路,日,外。
这是秋天的一个黄昏,在一条细长的通向村庄的小路上。聂胜文、小月和一名男同学,斜背着用花布缝制的书包,向村里跑着。他们牵着手,并排面向着村庄的家,村子上空一条条升上天空的白色炊烟,背后,是一轮浑圆金色的落日。
聂胜文在静静眺望村庄之后,然后向前快跑起来,后面的二个孩子也跟随着,笑呵呵地跑了起来。突然,跑在前面的聂胜文一下子跌倒在底。后面的二个孩子超了过去。当他们转过身子,发现了什么,急忙向后跑去。
男同学焦急地寻找着:胜文?胜文?
小月先找到了,蹲下:聂胜文?你怎么啦?
侧躺着的聂胜文,露出痛苦的面孔,伸直的右腿颤抖着:我腿疼,我站不起来了。
男同学弯腰:是不是崴了?
聂胜文满头是汗水,挣扎着:好像不是,都疼了好几天了。
小月:你怎么不去看医生?
聂胜文没有回答,又努力地想站起来,最后一身疲惫地躺倒在地上:我站不起来啦?
说话时,聂胜文悲伤地哭泣了起来。
男同学从弯腰状态,变成蹲姿:胜文,我背你回家吧。
一轮半圆的落日,悬挂在他们三人的背后,男同学背着聂胜文向村庄走去,小月跟在后面,用手托着聂胜文的后背。

2、聂胜文家小院,日,外。
这是一个简朴的农村家庭。黄昏的光线下,斜靠在墙上的劳动工具,一只白鸡正在地上觅食。一头不到一米长的小猪仔趴在圈边上,伸着嘴对着天空哼哼着。
在院子的中央,用石块砌成了一个花池,花池种满了低矮的丁香花。含苞欲放的丁香,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美丽。
叶香儿端着一盆猪食走了出来,她的背,正对着这个只有三间房子的中屋大门。中屋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个中年男人的遗像。炉灶上,一锅热水在咕嘟着响着,炉子边的案板上,有一碗腌制的萝卜条,有一把刚切出来的面条。
叶香儿站在猪圈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抢食的小猪。
院子的木门被一下子推开。
满头大汗的男同学和背上的聂胜文冲了进来,紧跟着是小月。
男同学焦虑地喊:婶子,婶子。
叶香儿回过身子,脸色紧张:怎么了?摔跟头了?
小月:婶子,聂胜文站不起来了?
叶香儿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这么不注意,受伤了吧,快放在床上去。
叶香儿单手提着盆子,把背着聂胜文的男同学和小月让进了房子。

、聂胜文家卧室,日,内。
一把切菜刀在快速地切着白菜,面条在锅里滚沸着,叶香儿抬起头来,向里屋问道:今天都学了什么?
聂胜文靠在床头上,脸色蜡黄,有气无力:学的唐诗,李白的。
叶香儿:会背了?
聂胜文脸上有了些得意,慢吞吞:老师说我的记性好,我一下子就会背了。
叶香儿满意地低下了头,她笑了:胜儿,你可要好好学,上了大学,咱家就富了。
聂胜文:妈,我记住了。
说着,他艰难地转动着身体,试图动一下右腿,剧烈的痛让他咝了一声。
叶香儿:受伤了,不能去学校,就在家学,过几天腿好了,去你大伯家。
聂胜文把脸一转,微微的笑容一下子消失:我不去!
叶香儿:你陪妈去,行吗?
聂胜文不语,过了一会,才转过头来:嗯……
叶香儿端着一碗面条走了过来,笑着说:来,吃吧,吃了就好了。
聂胜文接过碗,用筷子一拨,一个荷包蛋露了出来:妈,你?
叶香儿:吃吧,多吃些,就好的快。
聂胜文:妈!这太浪费啦。
叶香儿看着聂胜文,慈爱地说:你学习太累了,家里再没钱,也不在乎一个鸡蛋,吃吧。
说话时,叶香儿用手抚着聂胜文的头发:还疼吗?
聂胜文喉咙颤动着,感动地:妈!不疼,一点也不疼。

4、聂胜文家小院,日,外。
叶香儿弓着腰为丁香花浇水。未开放的蓓蕾和绿叶上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水珠。
一只白鸡在院子里乱跑着,咯咯地叫着。
叶香儿直起身子,向墙角望去,一枚鸡蛋静静地卧在干草中央。
一个白瓷盆,盛有七八个鸡蛋,叶香儿把手里的那枚轻轻地放了进去。
叶香儿脸上,慢慢地涌上了一缕幸福的、希望的微笑。
聂胜文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妈,妈。
叶香儿:胜儿,醒了?再休息会吧,休息好了读书。
聂胜文:妈,我实在疼。
叶香儿:要不,我拿个止痛片来。
聂胜文:妈,我吃过了,不管用。
叶香儿关注地向里屋看着:那,就吃两片吧。
这里,一堵土墙上,露出了小月妈的面孔。
小月妈:香,我听小月说,胜文腿受伤了?
叶香儿:姐,小孩子家不注意,可能是崴了,过二天就好了。
小月妈:香,你可要注意了,小孩不装病,还是到医院里瞧瞧医生?
叶香儿:那可是要花钱的。
小月妈:不行,你就到城里找那个丁医生,听说他的医术可高了,对人也好。
叶香儿:那怎么好意思,胜儿兴许躺几天就好了。
小月妈:你还是瞧一下医生吧。医生说了才算。
叶香儿:那----明天,我带胜儿去看看。
小月妈隔墙伸出一只手:香,钱不够,我这有十块,你先用上。
叶香儿:那不行,你也过得挺紧巴巴的。
小月妈:香,你不知道,看病可要花钱的。拿上吧。不然,我生气了。
叶香儿伸手接了过来:我赶明还上你。
小月妈:你可别见外,小月病时,你不是也一样吗?
这时,小院的木门打开,小月走了进来,对着叶香儿:婶子好,聂胜文在吗?
叶香儿:在哪,快进去吧,把新学的课程讲给他。
小月对着小月妈:妈,我给胜文补一下课,一会回去。
小月妈笑着对叶香儿说:这孩子!
叶香儿怜爱地看着小月走进了屋子。

5、农村小路,日,外。
弯曲的小路上,叶香儿背着聂胜文向村外走去。聂胜文的胳膊上挂着一个包袱。

6、医院医生室,日,内。
几个零散的病人,在过道里蹓步。
医生室里。几个身穿白衣的医生散坐在不同的位置。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看片,有的在修着指甲。
白布门帘向屋里飘动而来,满头汗水的叶香儿背着聂胜文从白布下钻了进来,她把聂胜文放在一张条椅上,对一个最近的男医生说:医生,我来看个病。
男医生头也没抬,伸出手来:单。
叶香儿:什么单?
男医生疑虑,然后不耐烦:挂号单!没有,前面挂去。
叶香儿忽然明白了,对聂胜文笑了下,伸手撩起白布门窗,转身向门外走去。
聂胜文用怯怯的目光,四处打量着。没多时,叶香儿冲了进来。
男医生接过单子:哪难受?
叶香儿:腿疼。
男医生用手按了一下聂胜文的左腿:这好好的看什么病。
聂胜文用手指着:叔叔,是右腿。
男医生用手按着,闭着眼想了一会,对叶香儿:这得要住院诊断。
叶香儿:病的重吗?
男医生:难说,还得检查检查。
叶香儿艰难地:那就------住吧。
男医生很快就开出单子,递到叶香儿手里:先交500块钱押金。
叶香儿惊愕的目光,聂胜儿愣了。
男医生用手指了一下另外一个女医生:把钱先交给她,一会她集中交财务室。
叶香儿慢慢地醒了过来:医生,这能不能少一些?
男医生:不行,这是规定。你又没医疗本,先交现金。
叶香儿:你看,我们家里,实在……
男医生:这没办法,你交钱,我看病。你要不先去亲戚家借些。拿上钱,下午再来办。
叶香儿对聂胜文说:好吧,胜儿,咱先去大伯家。
聂胜文:妈,我不想去。
叶香儿严肃着:胜儿!
聂胜文嗫嗫应允:妈……..

7、街道上,日,外。
街道上,马车、自行车、摩托车、小轿车和大卡车不停地驶过。路边的商店放着流行歌曲,行人背着东西,提着货物在走着。
叶香儿背着聂胜文在街上慢慢走着,不小心撞着一个行人,叶香儿忙道歉:对不住了,对不住了。
行人:没长眼?你!
叶香儿没和行人搭腔,背着聂胜文急忙向前行进着。
转弯,一座很大的楼房出现了,那里是一片绿色的草丛,管子在喷水、孩子在跳动,几个老人在聊天儿,有自行车打着铃铛溜了过去。
叶香儿转过头来,对背上的聂胜文说:到了,你可不能对大伯说气话。
聂胜文:妈,你背我挺沉的,要不,我在这里等你,你先上楼?
叶香儿犹豫了一下:也行,我知道你恨大伯一家势利眼,看不起咱们,那你在这里等我。
聂胜文笑了:好的,妈,我在这里等你。
叶香儿把聂胜文放在路边的椅子上:可不能乱跑,一跑腿病更重了。我去去就来。对了,饿了,包里有干粮。(叶香儿指着聂胜文胳膊上的包袱)
聂胜文如释负重笑着:放心吧,妈。你快去吧。

8、楼房大门前,日,外。
只见叶香儿正和一位从楼上下来的中年男人交谈。
中年男人先用手摆着,不知说些什么,然后,从口袋里掏着什么。
叶香儿站在中年男人的面前,不知说着什么,不久,等男人把手中的东西递来时,叶香儿转身走了,走向另一个楼房。
中年男人向聂胜文方向走来。
聂胜文坐在椅子上,低下头来。中年男人径直向前走去。
聂胜文慢慢抬起头来,目光恨恨地望着中年男人的后背。他咬了咬牙齿。
聂胜文的目光里,叶香儿消失了。
聂胜文艰难地向地下俯去,他拾到一块石头,握在手心。抬起头来,向楼上一间房间望去。许久,路上没人注意他时,他突然扬起手来,把手中的石头狠狠地扔了过去。
“哗”一片玻璃的碎片声。
聂胜文脸上得意着,随后一下子恐慌起来。他低下了头,立即靠在椅子上睡去。
几个人向碎片的地方立即围了过去。
一个窗口上,一个女人立即伸出头来,大声叫骂了起来。

9、街道上,日,外。
椅子上,聂胜文沉沉地睡着。叶香儿快步走了过来。
那个女人的叫骂声连续不断地响着。
叶香儿推了推聂胜文:胜儿?胜儿?
聂胜文睁开眼睛:妈,回来了?
叶香儿:唉,你大伯,他不在家,我又去了同学家,人家也不在。
聂胜文:妈,要不,我们回家吧,也许,过二天,就真好了。
叶香儿嗔怪道:胡说,医生都说有病。
聂胜文:那,怎么办?
叶香儿思索着:找丁医生吧。
聂胜文:丁医生?
叶香儿:对,只能找丁医生了。

10、街道上,日,外。
叶香儿背着聂胜文向路上的行人打听着,行人边说,边用手指着一个方向。
叶香儿走到了一家小院前。
聂胜文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扣着门环。
门慢慢地开了,一位年轻人向她们指着里面说着什么。

11、丁若济诊所,日,内。
房子的一边,几个靠墙立着的药柜子,摆放着几十处药品。房子的另一边是一张病床。
丁若济面色微黄,一动不动地正端坐在椅子上,手捧着,看着一本厚厚的书。一个听诊器摆在桌子的一边。
在房子的窗台上,一盆盆花在阳光下开放着。
叶香儿背着聂胜文走了进来,丁若济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丁若济:快,放在床上吧。
叶香儿:丁医生,我儿子的腿疼得厉害。
丁若济端了一杯水,递给叶香儿:先不急,喝口水,我这就看。
丁若济戴上眼镜,走到床前,双手轻按,仔细地看了。
叶香儿咕嘟咕嘟地喝着水,站在一边。
丁若济转过身子,怒目道:你怎么搞的,才来看?

共 914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家庭贫困的聂胜文在上学的时候,突然腿不能走路,被同学背了回了家。母亲背着聂胜文去医院看病交不起押金,无奈,只好去找退了休的丁医生。丁医生责怪聂胜文的母亲香叶儿耽误了病情,使得香叶儿迫切要求丁医生给儿子聂胜文治病。待拿完药,却没那么多钱给,只有恳求赊账。丁医生了解了香叶儿加的经济状况,以买鸡蛋和收丁香叶做药为借口,变相接济香叶儿,并坚持给聂胜文看病。直到丁医生病故,才知道丁医生自己身患绝症以及对儿子的医治与接济。对恩人的恩德无法回报,十几年以后,聂胜文把自己的内心对恩人的情谊变成了奋发图强,也把这感人的故事写成了书,流传于世。整个剧情通过香叶儿给儿子治病的过程,再现了社会中,金钱有价情义无价,以及人与人之间那种人情的冷暖的微妙关系。隐喻着社会上的一种流行病态,同时高度赞扬了在危难时刻能伸援助之手的人们高尚的品德。佳作!推荐共赏!【编辑:秋天的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20911】
1 楼 文友: 2014-12-08 18:52:4 寓意深远的佳作,感动丁医生的医德钦佩其高贵品质。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2-10 18:19: 8 谢谢你的品读。社会上真的需要这样的医者。
2 楼 文友: 2014-12-09 09:00: 8 青年拿出一本书,放在墓前,跪着,他把书打开,用右手一张张撕下,撒向天空。书的封面上,是微笑着的丁医生。书名:幽幽的丁香。感人的微电影。欣赏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2-10 18:20:08 谢谢老朋友了!问好,晚安!
 楼 文友: 2014-12-09 14:44:41 书的封面上,是微笑着的丁医生。书名:幽幽的丁香。感动丁医生的医德钦佩其高贵品质。佩服白杨驾驭文笔的能力,小说充满感染人的力量。希望这样的医生更多一些。欣赏学习了! 雪之韵 冰之魂……妍冰
回复  楼 文友: 2014-12-10 18:20:48 感谢珠江老师的关注和评论。问好!
4 楼 文友: 2014-12-09 19:28:04 像在看一部精彩的电影!这就是电影剧本的魅力!
佩服!羡慕!
什么时候也学着写写,呵呵。
向白杨学习。 我爱,故您在!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2-10 18:21:29 我也真的很想有人能把它们拍出来呀。谢谢关注,问好!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